红会会长两天内两提郭美美事件:背后还有推手

担任中国红十字会会长一年后,近日连续两天内,陈竺两提“郭美美事件”,强调“郭美美事件”给公益事业造成极大的信誉问题,而且“背后有推手。”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去年5月6日,62岁的陈竺,继卸任卫生部部长出任全国人大委员会副委员长之后,又添新职,当选中国红十字会会长。

陈竺是改革开放后,首位出任国务院组成部门正职的无党派人士(后加入农工党,现为农工党中央主席),也是继万钢之后,第二位担任政府部长的非中共人士。“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5月23日发布的《这位副国级领导人为何被哥伦比亚大学“相中”?》一文,曾全面解读陈竺的传奇经历。

红会现有三位副国级会长

李源潮、韩启德、陈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目前,中国红十字会有两位名誉会长: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全国政协副主席韩启德,一位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

李源潮、韩启德、陈竺都是副国级领导人,而且,三人都是在去年5月6日,分别走上了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会长岗位。

去年5月5日至6日,中国红十字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在京召开。与往次的红会代表大会相比,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略有不同。

《中国红十字会章程》规定:“中国红十字会的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由中国红十字会理事会召集,如遇特殊情况可提前或延期召开。”

依据《中国红十字会章程》,自1994年开始,红会代表大会都是每五年召开一次,除了1994年会期安排在了4月,1999年、2004年、2009年的代表大会的会期,都安排在当年的10月。

可中国红十字会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比上一次即第九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会期晚了大约半年。第九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的召开时间为2009年10月27日至29日。

自1994年起,两任总书记江泽民与胡锦涛,分别担任过两届中国红十字会的名誉会长:江泽民,第六届(1994年至1999年)、第七届(1999年至2004年);胡锦涛,第八届(2004年至2009年)、第九届(2009年至2015年)。

在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上,中国红十字会十届一次理事会根据《中国红十字会章程》,聘请李源潮、韩启德为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选举陈竺为会长。在陈竺之前,中国红十字会会长由华建敏担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从1994年开始,党和国家领导人都会会见出席红会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

第十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开幕当天,总书记习近平于上午9时30分来到人民大会堂北大厅,同出席会议的代表们握手,并合影留念。习近平希望中国红十字会适应新形势新任务,紧紧围绕党和国家中心任务,增强责任意识,推进改革创新,加强自身建设,开展人道救助,真心关爱群众,努力为国奉献、为民造福。

两天内两提“郭美美”事件

“少数网络大V对中国红十字会的攻击是完全不符合事实”

2011年6月,郭美美假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微博炫富,使红会陷入信任危机。时任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的赵白鸽曾形容说,“郭美美事件”三天毁了红会的一百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陈竺走上红会会长岗位时,“郭美美事件”已时隔四年,可红会仍没有完全摆脱“郭美美事件”带来的信任危机。近日,陈竺在两天内两提“郭美美事件”。

第一次是6月28日,中国红十字会在京举办2016人道资源发展研讨会,这是中国红十字会首次召开人道资源发展研讨会。陈竺讲话中谈到了正在修订的红十字会法,称现行红十字会法有一个很大的缺陷,法律责任不明确,这次修订准备补上这个缺陷,“一个方面就是红会的名誉权,就是出现有造谣红会的负面时,像郭美美这样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造谣的事,我就觉得将来要追究她的责任”。

陈竺说:“郭美美完全是一个炒作,给公益事业造成极大的信誉问题,连她自己都承认,她说要向红会道歉,向本来应该要受到红会救助的人道歉。但是,事情不仅是涉事不深的,误入歧途的一个女孩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些网络大V在网络上的炒作,背后还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第二次是刚刚过去的6月29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时,陈竺再度表示:“几年前,少数网络大V对中国红十字会的攻击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当时就是因为红十字会法缺少相关法律责任的规定,所以郭美美这个误入歧途的年轻人心血来潮在微博上发出那条她是所谓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谣言后,难以对其追究法律责任。我认为,这个问题在此次修法后就完全可以管住了。郭美美发布谣言第二天,中国红十字会就报案了,而她也马上向红会认错了,有关网站也认错了。但几天后,少数网络和媒体大V又发动了对红十字会的猛烈攻击,这完全是有蓄谋的。中国红会在工作上肯定有缺点不足,但不能因此而全盘否定,这中间的是非曲直要说清楚。不仅少数大V是当时的主要推手,他们背后还有推手,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的舆论斗争。他们是要抹黑我们的‘羽毛’,进而否定整个制度,当时实际上是一场非常尖锐的斗争”。

“催”红会会员交会费

“哪怕你是副会长,不交会费也不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虽然学者出身的陈竺,在卫生部长这个行政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有力推动了医改这件“复杂大事”,可是面临红会会长这个岗位,他还是感受到了挑战和压力。

6月29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红十字会法修订草案时,陈竺还提到,担任中国红十字会会长一年多来,“我如履薄冰、不敢懈怠”,“更多地了解了红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明确了加强公信力建设的极端重要性”。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公信力建设”是陈竺担任红会会长以来的一个高频词,为此他还曾经发表过一段“掏心窝子的话”,“催”红会的会员们交会费。

今年6月14日,在“助力扶贫攻坚博爱家园现场会” 上,陈竺讲话时说:“我还想跟各位提一个要求,就是我们各级红会的同志们,我们要力争做一个合格的会员,合格的会员一个要求就是每年得交会费,我们总会执委会的同志们现在都是特别会员,你们去看看章程上面特别会员要求捐款是多少,我知道是一千块钱,四位数。如果我们自己不有点贡献的话,同志们,我们如何去动员别人?如果我们自己不对资源的管理负一点责任的话,社会又如何相信,我把资源交给你,你能管好呢?”

“所以我就觉得,在红会下一步可能需要开展的一项工作就是会员登记。按照我们的章程,几年不交会费,哪怕你是副会长,对不起,你可能就要失去作为红会人的资格”,陈竺说,“因为我们是群团组织,我们不能老是带着官僚习气,把行政化的那套东西搬到我们社团组织里面来,那不行。你要大家出,自己要带头,冲锋陷阵,冲在前面,只有这样才能把我们整个系统的活力激发出来,这是我跟大家说的掏心窝子的话”。

陈竺强调:“最近社会精英也来支持我们了,院士来支持我们了,他们把自己得的几十万元科研奖励、多年的积蓄都拿出来了。我们要自尊、自爱,才能去爱别人,这是我觉得必须要做的,这也是我们的品牌、公信力所在”。

上任以来至少调研12个省份

北京、广东、西藏、福建、湖南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江苏盐城龙卷风冰雹灾害次日,陈竺于6月24日下午率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救灾工作组抵达灾区,看望慰问受灾群众。三天后,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于6月27日9时开幕,身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陈竺出席了这次会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自担任红会会长以来,陈竺一直很忙碌,履新红会会长次日,也就是去年5月7日,他就带队赴西藏自治区调研抗震救灾和基层红十字会工作。上任13个月来,至少调研了12个省份的红会工作:西藏和广东、北京、福建、湖南、上海、贵州、黑龙江、重庆、广西、陕西、江苏。

到各地调研时,陈竺经常跟老百姓聊天。去年10月到湖南调研时,他实地考察了长沙市咸嘉湖街道咸嘉新村社区红十字避难场所、博爱超市、道德银行、图书馆和红十字救护培训课堂。今年2月到广东调研时,他来到深圳市血液中心,在献血大厅里与正在献血的市民交谈,为他们的大爱行为点赞。

调研中,陈竺多会见当地省领导。此前到重庆、湖南调研时,就分别会见了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校对:郭利琴


转基因问题是如何撕裂中国社会的?

每次有关“转基因”的报道都会引发观点两级分化非常明显的“论战”,双方似乎难以心平气和地沟通。《知识分子》特独家对话贾鹤鹏,探讨“转基因”问题是如何撕裂中国社会的。


十问冯仑:太关注成败该怎样反省

‘学而不思则惘’,如果只是凶猛地吸收知识、狂奔在路上,那总有一天会消化不良的。适当的反省,能让我们积蓄更强大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