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大贤村所在镇80后镇长:上任第一天就遇大水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 范凌志]东汪镇镇长王海涛1981年生人,是一名标准的八零后,戏剧性的是,7月19日,他担任东汪镇代镇长的第一天,肆虐的洪水蹂躏了他辖下的东汪镇大贤村。

“从19日上午我到这里上任,到现在没回过家。”24日,在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采访时,还没说两句,王海涛的眼泪就止不住了,“妻子打电话问我,怎么会出这事?不知道该咋说了。”

王海涛说,来东汪上任前,自己是市委组织部办公室副主任。组织推荐年轻干部到基层锻炼,他自告奋勇要去基层。“19号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上午10点在镇政府开完全体大会任命完毕,上边告诉我,防汛形势很严峻,正因为这样,你必须当天投入工作。”

根据东汪镇给出的资料,19日下午16:30分,东汪镇召开了党政联席会,在会上,党委书记张国伟要求从当天起,东汪镇除了日常值班外,再增加一个防汛值班,并排查东汪镇各村危房、学校、积水道路等隐患地点。会后通知各村支书、村主任,“据短信消息,今晚将有暴雨,班子成员和包村干部务必通知各村做好防汛工作,准备好防汛物资。”

王海涛说,19日晚上,书记告诉他,“兄弟,今天这种情况雨下得很大,不兆(方言:意为预感不太好),虽然你第一天上任,也没带换洗衣裳,我还是建议你就别回家了,咱们到堤坝上走走吧,看看24小时值班情况。”

“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走了两圈,看着河水还很平稳。”王镇长说,到22点50分左右,副主任科员张祥梅接到水利部门qq群关于朱庄水库放水通知,“朱庄水库不过咱们这,不过还是让办公室工作人员通知七里河沿岸村庄密切关注河水上涨情况及雨情。”

20号凌晨1时50分,王镇长接到开发区水利局电话通知,让巡查人员赶到大贤桥集合。“当走到村北大贤医院时候,水就一下涌过来了。我们3名巡查员马上向镇政府报告并通知下游村庄转移。不过,大晚上的,电话真不好打。”王镇长告诉《环球时报》,3名巡查员通知完之后,就帮着医院医生把病人往三楼抬,“仨女同志,害怕得很。”

王海涛当时正在七里河大桥协调车辆,“解放军、武警、公安都来了,当时水大的冲锋舟都进不去村子。”

“邢台西边比东边地势高几十米,落差很大,七里河冲劲儿很大,那天下的雨几乎是邢台一年下的雨。”

对于一些村民认为,是热力施工造成了河道变窄,王海涛说,自己刚到任,原来什么状况真的不太清楚。不过,“如果我不被免,若镇里说了算,灾后重建完成后,我会先把基础水利设施进行疏通,如果镇里说了不算,我也会积极协调。”

七里河过了大贤村,就变成了一条小河沟,存在很大隐患,王海涛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村里很多人都开板厂,仅仅这次洪灾,附近村庄就有八九百家制板企业遭受损失,如果继续疏通加宽七里河将涉及厂址拆迁,是一件大工程,“我只是初步有个想法,能规划一下,把零零碎碎的板厂整合成一些‘板业航母’。”

来源:环球网


一亿人骂你,是怎样一种存在感?

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家,只有舍弃小我,寻找大我,在时间和空间的坐标里去定位自己,着眼未来,他的成功才有更大的意义和价值。


土耳其政变:一场连环阴谋!

北京时间7月16日凌晨,土耳其发生了历史上的第六次政变,谁是政变的幕后操纵人?这场阴谋背后最后的赢家又是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